中医史话

联系我们

国际针灸合作委员会关于变更办公地址的通知

bet36安全吗_bet36手机登录_bet36游戏_网址下载

办公地点现在已经搬迁至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国英园一号楼824室,

同时为方便大家联系,固定电话已经变更

新号码010—58562339。特此通知。

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国英园一号楼824室

邮编:100035

电话:010-58562339

传真:010-58562339

邮箱:cngjzj@163.com

网站(点击网址直接链接↓):http://www.cngjzj.com/

博客(点击网址直接链接↓):http://blog.sina.com.cn/cngjzj

交通路线图 (点击观看大图)

到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国英园一号楼行驶路线

机场线路1

从首都机场乘坐机场专线,在东直门站下车换乘地铁2号线开往西直门方向,在西直门站 C 口出站:

1、沿西直门内大街向东直行100米,右拐到西直门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国英园1号楼楼下。

2、向南直行50米,绕过 国二招宾馆 沿着中大安胡同向东到西直门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国英园1号楼楼下。

机场线路2

从首都机场内乘坐机场直达西单的大巴,在西单站下车,乘坐出租车到西直门南小街国英园1号楼。

附近公交地铁:

公交官园站:107路,运通106路

公交西直门南:387路,44路,800内环,816路,820内环,845路

地铁车公庄:地铁二号线

地铁西直门:地铁二号线

公交车公庄东:107路,118路,701路

公交车公庄北:209路,375路,392路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医史话 >> 中医史话

敢向“难”字开一刀

2019年01月26日

复制链接 打印 大 中 小

<

敢向“难”字开一刀

——《内分泌病诊疗全书》略评

2019-01-26 中国中医药报8版


  接到倪青、庞国明教授等编纂的《内分泌病诊疗全书》(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我不禁有点吃惊。一支由中医、中西医结合专家组成的编写队伍,啃下了与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三个学科知识相关的硬骨头,填补了国内外内分泌病“全书”的空白,把一部180万字的巨着放在读者面前,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他们群策群力,迎难而上,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那些不相信中医有博大胸怀和海纳百川的包容精神,怀疑中医不敢作为、不会作为、不能与时俱进的人以当头一击。




  提出了一个大问题


  《内分泌病诊疗全书》,以中西医并重为原则,在“重视科学性,体现系统性,突出实用性”的原则指导下立论,给人们奉献的是一部全方位的认识内分泌学科的全书。由于中、西医学作为不同医学体系存在着的众多差异和鸿沟,想把他们拉到一起去对话,最突出的问题莫过于采取什么样的交流方式了。如何看待中、西医对内分泌系统疾病的不同见解、如何表现中、西医在该系统疾病诊疗中的学术特色、如何在不同的表述中给读者一个可以接受的理想答案,成为中西医结合着作撰写中普遍头痛的事。譬犹中医的“消渴”与西医的“糖尿病”有同有异,不能打等号;中医的“瘿病”与西医的“甲状腺机能亢进”有差有别,不能相提并论,而临床中它们往往胶结难分,时常交相出现,又无法将其截然分开。普通民众的认知更是囫囵吞枣的多,在诠释上难免会出现张冠李戴的错误。如果医学家一味强调自己的中、西医身份,对中、西医对方的问题有意回避,就无法满足社会的实际需求。在中国,民众既接受中医、又选择西医是不争的事实,中、西医任何一方都不能忽视对方的存在,都必须对对方的知识有一定了解,中、西医学在碰撞中的融合和外来文化的本土化趋势无法阻挡。面对这样的话题,本书的作者采取科学求真的态度,一方面尊重中、西医各自的学术体系和表达习惯,用平行线的方法分别推出二者的知识要点;一方面搜寻中、西医在同一个问题上的摩擦点和结合部,用交叉圆的方法绘描出二者的轨迹。异中求同、同中存异,以哲学的思维方法建立中、西医学的沟通,不失为一种有益的探索。对中、西医关系的表述,只要能做到逻辑清晰、情通理顺,二者间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共同语言。《内分泌病诊疗全书》,承载的是责任更是担当,包含的是传承更是创新。


  做成了一篇大文章


  《内分泌病诊疗全书》,分上、中、下三篇,介绍了47种与内分泌异常有关疾病的诊疗。上篇从中、西医学不同的角度介绍了内分泌疾病的生理病理、诊断思路、治疗用药规律等,从整体上给读者一个直面的印象。这些理论既考虑到中、西医各自的学科特点,也紧密结合了中国目前的医疗现状和实际:既要新,把最新的知识点引进来,让传播的知识能够代表当今世界医学前沿的高水平;又要实,把对临床有用的东西说清楚,让临床医生能够学得懂、用得上、见效果。在知识的茫茫大海中求索,对方向的判断、航向的把握是至关重要的,他们从基本功上下功夫,对参与写作的专家进行了严格的筛选和培训、提出了严格的条件和要求;在每一个细节上做文章,把章节的独立操作与全书的质量管控紧密结合,终于开辟出一条通畅的笔耕航线。中篇从病因病机、临床诊断、鉴别诊断、临床治疗等十个方面对所涉及的每一个病种进行全面的展示。在这里,要体现中医的证和西医的病,要融合中医的宏观思辨和西医的微观思维,既要各明其说,又要互相渗透,既要取各家之长,又要互为补充。书中的“提高疗效的基本要素”“新疗法选粹”“研究进展”“诊疗参考”等多处都是闪光的亮点,是为渴望得到真经的临床人员准备的可口大餐。把中、西医两套思路放在同一语境下表述,犹如驾驭一台由不同品种的马共同拉着的大车,如果不能站在高起点上进行合理、正确的谋划和指挥,是很容易发生倾斜或侧翻的。他们有力地握住了这驾车的辔头,闯过了艰难险阻,完成了一项被称为“硬道理”的与治疗思路、治疗效果息息相关的艰巨工程。下篇介绍了开设专科门诊应注意的问题和国家有关部门的一些指导性意见,对加强行业建设具有启锁开钥的作用。《内分泌病诊疗全书》,饱含的是辛劳更是付出,表现的是自信、自觉更是自强和奉献。


  留下了一堆大思考


  《内分泌病诊疗全书》走出了一条成功的创作之路,已经毫无疑问地摆在读者面前。透过这本书,给我们对内分泌病的认识和防治也提出了不少值得深思的问题。譬如中、西医对内分泌病的认识还存在有很大差异,有许多话在短时期内还说不到一起来。作为中医,如何对该病的认识系统化、条理化、规范化,最终形成具有鲜明特色的独立学科,要走的路还很长,也很艰巨,需要从政策、学术、人才多方面去创造条件,由谁来承担这样的重任?中、西医对内分泌病的防治都取得了一些成果,有些甚至是显着的,但人类认识疾病的有限性和疾病发展无限性的矛盾在近期内还找不到快速解决的通道,大部分内分泌病还缺乏根治的方法。以形势日益严峻的糖尿病为例,目前采取的处理方法还不能快速度、短时间控制疾病的发生与病情的发展,尚未找到变终生服药为阶段性服药的路子;对糖尿病造成的慢性并发症无法完全有效地控制,对已经发生的并发症更缺乏可靠、有效、经得起重复的逆转手段,以更好地延长病人的无病生存时间。在不少病人面前,中、西医都表现出束手无策,或在把握不足的前提下进行猜测性试探,医学家随时可能遭遇各种尴尬和煎熬,如何来面对这样的难题?对内分泌病的预防和治疗,还远没有实现一条道上的同轨,预防的问题大量的还在医生的视野之外,治疗虽然是被动的行为,目前的人力、财力已在吃力负重前行,防治思路前移的问题还落实不了,更多的是在等待和依靠政府、社会和其他专门机构的投入,如何从根本上对这个问题下剂猛药?如此等等,现行医疗卫生体制与“健康中国”的大战略之间还存在诸多的不适应,面对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偌大人群,医疗改革需要加大投入、加快步伐、加大力度。《内分泌病诊疗全书》,留下的是思考更是启迪,影响力在书内更在书外。


  “夫医者,非仁爱之士,不可托也;非聪明达理,不可任也;非廉洁纯良,不可信也。”(晋·杨泉《物理论》)《内分泌病诊疗全书》书,是可托之书、可任之书、可信之书,尽管它还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不尽如人意处需要修改、补充、完善,但无法遮挡它心系国计民生、心系人民健康的光鲜主题。